共用的头部内容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资讯详情
管理员自述:我是如何发现一幅提香真迹的
作者:凤凰艺术发布日期:2015-07-29

   2013年春天的一个周五下午,英国遗产组织的艺术品管理员,爱丽丝·泰特·哈特,独立在工作室里清理一幅不起眼的画作。这是一次例行的清理工作,而这幅画,她认为是一幅16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大师提香(Titian)画作普通的复制品。


   因为画上画着一位向观众露出左边乳房的迷人少女,所以至少自18世纪起,这幅画就被非正式地称为《提香的情妇》。这幅伦敦惠灵顿公爵故居——阿普斯利大厦的藏品之一,当时正平放在泰特-哈特面前的桌子上,供其用显微镜观察它开裂的表面。




   她回忆说,那天下午她专注于清理绘画的右上角。她开始轻轻地涂上一层溶剂,用来去除上面一层肮脏的黑漆。这种黑漆是早期用来掩盖原来的背景的一种“恢复”手段。这么做是为了让这幅仿品更有原作当年的韵味。


   她说:“突然,我看到了黄色的一笔,这看起来有点不寻常,于是我用更小的棉签来清理这一块,然后慢慢地就出现了一个字母‘A’。这真的非常令人兴奋,但工作室就我一个,没其他人可以分享,所以我马上给我丈夫打了电话。”
   泰特-哈特有预感这个字母属于某位艺术家的签名,所以她继续工作,小心地揭开了最底层。“接下来,我发现了字母‘N’和字母‘V’,又发现了一个残缺的字母‘S’。但后来我不得不停下来,因当时已经将近下午6:30左右,我只好回家了。”
   由于确信自己最后可以看到一个完整的签名,所以她离开了在并星期一早上回来继续完成这项工作。然后她通过显微镜镜头清楚地看到了‘TITIANVS’这个词,这个拉丁文变体写法是提香在自己的职业生涯后期经常使用的一个签名。泰特·哈特说“对于管理员来说能够处理提香的作品是非常难得的,更别说是发现一个签名。因此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时刻。”


签名的证明



   数十年来,这幅画一直被当作是一幅平庸的提香仿作,不但不受人青睐,而且被放置在又脏又破的地方,当时是在阿普斯利大厦一处不起眼的角落被发现的。但幸亏由于泰特·哈特的发现,这幅画的际遇瞬间改变。就像一个被忽视的迷人女孩一夕之间从默默无闻变得备受瞩目,这幅画的命运提供了一个艺术史版的灰姑娘童话。
   当然,泰特·哈特知道,仅仅凭借这个签名并不能确切地证明这幅画是提香的真迹。毕竟这个签名也有可能是别人为了以假乱真而仿写的。

   但据《阿普斯利大厦收藏的提香作品》这篇文章称,惠灵顿藏品中三张最近修复的画作现已证明都是提香的作品。关于这幅画的真实性,结合其他的相关研究,这个签名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证据。
   这三幅画都曾经收藏于西班牙皇家收藏,但后来被约瑟夫·波拿巴洗劫,并在1813年的维多利亚战役中被取胜的威灵顿公爵获得。虽然随后威灵顿公爵表示愿意把这些画还给西班牙国王,但西班牙国王拒绝接受这些返还的作品。另一幅画着宙斯通过黄金淋浴引诱达娜厄的画作,被认为是这个神话故事最诱人的六个版本之一。现在学者认为,这幅画是提香送给西班牙菲利普二世的第一幅灵感来自于古典文化的所谓的‘诗意’画作。

为何长久以来大家都把这幅真迹当成复制品




   对《提香的情妇》这幅画的部分研究就包括了在剑桥的汉密尔顿克尔学院对这幅画进行X光检查。这项分析揭示了这幅画另一个幽灵般的形式,在创造早期,这幅画上面画的是一个抬着一只手揭着面纱的半裸女子。这表明,在画定了另一个不同主题的基础后,这位艺术家放弃了这个主题,并将画布顺时针转了过来,开始了新的构思。艺术史学家认为,这是提香经常做的一个做法。此外,泰特·哈特说,“我在这幅画上发现的所有颜料,都与提香及其画室所用颜料一致。并且这幅画的画法也与提香一致:用石膏粉涂抹表面,先在上面画棕白色的素描然后再画上其他的颜料。 

   那么,《提香的情妇》是一幅大概可以追溯到16世纪50年代的提香真品。但这一发现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么久以来,专家们都认为这幅画是提香某位平庸追随者的仿作,而不是提香的真迹呢?帮助鉴定认证这幅画的剑桥大学艺术史名誉教授保罗·琼尼德斯解释说:“提香画作的表面主要取决于它的纹理,而当它们被尘土和变色的清漆的掩埋下变得非常黯淡陈旧,所以容易被误判。”

   “虽然并不经常会有这种发现,但它们确实发生过。提香是一位多产的画家,并且他的职业生涯很长,有70年左右,所以不时地出现提香的新作也很正常,尤其是像肖像画和单一人物画这种相对较小的作品。我认为《提香的情妇》是一幅美丽的提香晚期画作。虽然受损严重,但这幅画的部分与部分之间的关系显示出了非凡的活力和能量,并且这幅画里惊人地涵括了各式各样的纹理——皮草、亚麻,肉,珠宝首饰,天鹅绒——所有的细节都表现出了精细的触觉。”


来源:凤凰艺术 编辑:木欣

热门资讯